禾惠

立志成为一个吹爆也青的全能(›´ω`‹ )

求助求歌qqquqqq

一首藏海花的歌,叫藏藏海花.终章,银碎唱的,有一句是待雪色阑珊,夜幕吞噬湖畔。找不到了,特别喜欢,难受qqquqqq....希望可以有缘再找到

翻译一下目录.._:(´_`」 ∠):_ …天好热,没有动力惹.......←就是懒
☆☆☆☆☆☆☆☆☆☆☆☆☆☆☆☆☆☆☆☆
•与你的距离
•献给你的一捧蓝
•想记录下来的时光
•一个小小的访问
•为你准备的礼物
•轻吻,靠近
•晴人的短篇日记
•憧憬的遗失物
•擦肩而过的心
•因为是你
•什么时候,能再近一些
(到时候再来吧)
•看守和女朋友
•葵的短篇日记

接上,第一篇end
这好像是晴人与女主相遇之前的事,这篇文章结尾的场景正好是第一张cg就是那张超美的晴人手贴着窗户向外看的那个(っ*´∀`*)っ

☆☆☆☆☆☆☆☆☆☆☆☆☆☆☆☆☆☆☆☆
但是,目前正在进行的治疗内容和收容所内患者的病情并没有完全透露出来,即使是设施内的职员也不知道除了自己本分任务外的其他信息。了解到晴人病情的人也只占极少数。
晴人的疾病是解离性健忘症。
这种病使人记不清自己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之前做了什么,关于自己的事也很难记得。
所有的记忆都丧失了,现在使用的“晴人”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名字。
「你好像什么时候都在发呆,梦见什么了吗?」
男人隔着玻璃向晴人打招呼。
「......不,没什么。」
「我在睡觉的时候,在脑子里整理记忆是常有的事,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如果有什么在意的事,不管什么时候,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
「话说,最近是不是又头疼了?要不要吃给你配的药?」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晴人的眉毛微微扬起,但是,他迎着目光试探的看回去时,却没有看到对方的真心。
「晴人君,我想成为你的助手。真正的。」
听到这句话,晴人叹了一口气。
如果現在抬起头来,一定会看到男人充满张力的笑容吧。
......再过五分钟,就能从这个不愉快的地方解脱出来了。
晴人的目光进入到深处的剖析着男人的心理,但即使在晴人如此露骨的态度面前,男人也没有大声说话。只是安静的、平静的继续说下去。
「在任何情況下,你都只想做空气?」
這就是我对晴人的记忆。
(↗这大概是以前的男性指导员?)

「我看了他的焦躁。」
像这样的男人,从某一天开始就都消失了。偶尔晴人也会回忆,但他完全不记得那些男人的脸,也想不起他们的样子。
突然,晴人一把打开自己桌子的抽屉,在抽屉的东侧,从男人那里开的处方药丸还有一些剩余。他将那些药一把抓起来,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过了一段时间,在狭小的房间里,传出了流水声。
至今为止,他每次都在进行重复而又相同的事情,像坏了的机器人一样。
从漱洗室中走出来的晴人看向窗外,看到了金色的天空,水平线似乎也被映成了金色。为了更清楚的看见窗外的景色,晴人走近了那扇紧关着的窗户,看着这种景色,晴人隐约闻到了海水的味道。

被囚禁于掌心的你 短小说

自翻
ハルト・ショートストーリ(「電撃G減ss呼」2016年10月号掲載)
晴人•短故事
在把公式书上的图prprpr完之后,开始苦逼的翻译小说,真的是,痛并快乐着(´;u;`)
以后会继续翻译官方小说,漫画,和公式书上的各种访谈什么的,给晴人的各位女票老婆小甜心们一个不为人知←()的晴人
☆☆☆☆☆☆☆☆☆☆☆☆☆☆☆☆☆☆☆☆☆☆☆☆☆☆
「啊,又來了。」
接觸玻璃時的冰涼的觸感,順著毛細血管流經全身。類似恍惚的麻痺,奪走了體內繫統的指揮權。
镶嵌着如月晴人灵魂的容器在逐渐崩坏,感觉在掉落中化为灰烬,在空中逐渐下降。
我没有害怕。
在手、脚、躯干......那些本应是「物」的东西远离身体的过程中,晴人在空中感到了融化般的舒适和安乐。
「现在只想成为一个安静的奴隶。」
我闭上了眼睛,等待下一个瞬间。后脑勺上的疼痛使大脑停止运行,来自后颈的压迫感使人刮目相看。散失的肉体正在迅速的恢复它原有的形状,连呼吸都变的很困难,像是被看不见的手压住了喉咙。身體如果动一下,那双手就会更紧的掐住脖子,青筋都将爆出来。
好痛苦,痛苦死了。
在无声的呐喊中,全身都在战栗。耀眼的色彩在晴人的眼中泛滥开来。
灰霉的房间中,少量光线从天窗中刺下。
房间中充满尘埃与刺耳的空调声。
「啊啊,又来了。」
这是第几次了?晴人深深的叹了口气。
规律的波浪声随着海风流入房间,让我的情绪平静下来。
晴人在一年半前,从太平洋对面的地方来到这所治疗院——坐落在从本土乘船两个小时可以到达的一座孤岛上。这所治疗院是制药企业,西海普集团掌管的远地治疗场所。
有風箏嗎?但是,我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寂寞的思绪充满了房间,胸口的疼痛直达深处。
为了甩开那个想法,晴人放空自己向后倒去,呆呆的凝视着天花板,时间流逝,一味的等待逐渐变的沉重。
「这么说来.....明天必须和新来的指导员见面。」
想到这一点,晴人的心情变的很忧郁。
即使新的指导员来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一直这么认为。
——直到在那个地方,和她见面之前......
☆☆☆☆☆☆☆☆☆☆☆☆☆☆☆☆☆☆☆☆☆☆☆☆☆☆这才翻译了一行啊要命(´;︵;`)